七剑小说由网友专注分享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完本,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女主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 求书 | 投稿 | 收藏 | 订阅
七剑小说(www.7jxs.com)专注分享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小说排行榜,界面清爽,章节页面增加左右键翻书功能!阅读过程中如发现错误,请通过评论功能通知管理员,我们将尽快修复!
站内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神隐记

正文 第五章:名传

时间:2015-01-04 22:17:04??来源:喜悦读免费红包小说苹果版神隐记??作者:大篷车
快速浏览提示:读者通过键盘左键"←"可转到上一页,右键"→"可转到下一页,回车可返回本书目录
????公元一八一年四月,汉灵帝光和四年春

????东莱郡治东莱县城已是沐浴在一片春光之中但见冰雪消融,山色返青树木花草皆从沉闷的冬季醒来,伸枝吐芽,真真是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汉朝初立,汉高祖在今莱州城置东莱郡,属青州东莱郡辖17县东莱县城呈东西向,各边长五十丈,由灰土石夯制而成,在青州属中型规模

????这一日,东莱县城外的驿道上远远来了一人,一身灰布长袍,脚登布鞋,腰系丝绦,头绾纶巾肩头蹲一只紫色小貂挺胸拔背,双目有神远远行来,看似缓慢,却足不粘尘,眼看时尚在远处,却瞬间便到眼前

????穿戴虽略显寒酸,但一股丰姿俊朗、清毓脱尘的气质却掩遮不住肩头搭一小包,于左手在胸前挽住,那只手纤长和美,白皙如玉正是四处游历的柳飞

????城门小校何曾见过如此人物,呆呆的只是望着竟忘记上前问话柳飞也不为意,足下似慢实快,直入城中

????进得城中,但见两边节次鳞比,灰墙石瓦一栋栋一幢幢的全是商铺,各式物品繁杂铺陈,小贩喝卖此起彼落街上行人穿着破落,脸上多有菜色穿梭其间,寻物觅件,倒也显满足间或有轻裘肥马、布钗荆裙往来,显见治安尚算安定

????柳飞自和黄老汉分手,直走了两月间方到此地,此时也感腹中饥饿只是身上分文也无,只得先思赚钱之计了包裹中尚有两棵极品老参,若能遇上识货之主,当能换得若干钱财心中思定,便向路人打听药铺所在,却是要穿过两条街方有当下,问明方向,直趋药铺

????堪堪走过两条街,便听到前面一片喧闹,隐约有哭声传入耳中却见正是方才问明之药铺所在外面围着一大群人,不断指指点点,摇头叹息显见里面有事生及至近前,微一运气便挤入里面,人群只觉一股柔韧滑过,再无所觉

????定睛看去,却是一人躺于地上,间或一阵抽搐,面容被身前一人遮住那人却是一汉子,年约三十上下,双膝跪地,只是磕头大哭,口称救命

????药铺门前站一老者,满面得苦涩无奈,只是摇头叹息柳飞侧耳听去,原来那躺在地上的人是那汉子的大兄,今早食过朝食不久,便感腹中疼痛,开始尚能忍耐谁知不到顿饭功夫,便疼痛加剧,不一会儿竟致晕厥过去

????那汉子大惊之下,将兄长背负至此,央郎中瞧看站于门前的老者姓王,乃是这东莱有名的医师,祖上世代为医,世居此地,为人颇有口碑当下便起身来看,一看之下,却黯然摇头,让那汉子准备后事可也

????那汉子只当王郎中嫌其无钱不肯出力,这才在门前长跪不起,王郎中无奈只得好言抚慰,直言非是不肯救治,只是自己实在治不了这病,请他离去那汉子哪里肯信,只是磕头大哭,不肯离开

????柳飞悄悄上前几步,仔细看去,见那地上之人脸色青中泛灰,满脸被汗水侵的花花道道的,五官因疼痛簇在一起,年约三十五六,一身短衫早被汗水侵透,如同从水里捞出一般,虽已昏迷,手脚仍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显见疼痛之烈

????柳飞对医术一道甚是精通,虽未曾实际给人看过病,但想凭着自己丰富的医学知识和水神真气变态的恢复力,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去只看这人的状况,再不想办法的话,只怕活生生的疼也疼死了

????打定主意,当下走出人群,冲着王郎中深施一礼,唱喏道:“这位夫子请了请问这病患究竟何病竟致老先生束手?”

????围观的众人见有人出来也都静了下来,那跪在地上的汉子也停下悲声,回过头来

????王郎中此时已是一头大汗,闻言不禁抬手抹了一把汗水抬头看去,见是一丰姿俊朗的年轻人正拱手为礼看着自己,面如冠玉,肤色白皙红润,浑不似现时人般颜色,心中不禁咄咄称奇,只道是那家富贵子弟

????不敢怠慢,忙拱手回礼道:“不敢当公子礼此病非是小老儿不救,实是……实是智浅力薄救不得啊唉~方才小老儿探脉,其脉洪数紊乱,至下而不通,壮热削于,口十盾躁,舌质绛红,苔黄糙,是为……是为‘肠痈’之像如此绝症,小老儿实是无力回天啊”

????“肠痈”人群一阵吸气之声那跪于地上的汉子,霎那间就像被人抽空了似的,面色瞬间苍白,全身无力的坐于地上,双目无神,嘴唇哆嗦着,口中喃喃自语着,却无人听到他在说些什么

????原来这所谓的“肠痈”就是现在所说的阑尾炎,在现代只要一个小小的手术便可豁然而愈,可在汉末之时,其医疗水平还停留在草药选用和人体气脉的层面上,对人体内部的结构根本从未了解过,对此病症自是全然无能为力也导致了“肠痈”之症成为当时危及人生命安全的极为恐怖的绝症之一,得上即死,竟无一例存活

????既然已知道了病症,柳飞心中笃定缓步上前拍了拍那跪地汉子的肩头,温和的说道:“先莫着急,小可对医术也稍有涉猎,于这‘肠痈’之症有些心得,能医好令兄亦未可知?”

????“当真?”王郎中和那汉子一口同声的问道,那汉子是扑通跪下,连连磕头道:“若公子能活家兄性命,吴二便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公子大恩,求公子救治家兄,吴二给您磕头了,呜呜……”

????柳飞点了点头,探手搭上吴二兄长的手腕,分出一缕真气顺着脉门而入,一路修复着受损的经脉,一边暗暗查探心中了然,原来真是阑尾炎,而且是急性化脓性阑尾炎,怪不得这人疼成如此模样

????收回手,见吴二和王郎中都紧张的看着自己,那吴二是紧紧的盯着柳飞的嘴唇,生怕会说出“治不了”三个字围着的人群也一片寂静

????柳飞对二人点点头,轻轻的道:“无妨,可治”“砰”却是那吴二由大悲陡然化作大喜,心情激动,直接晕了过去

????人群中也是一片哗然,议论纷纷“肠痈也能治?真的假的”“怕是真的,你不看这公子何等气质,别不是神仙中人”“嘘,莫出声,今日且见见神仙手段”……

????王郎中双手颤抖,下巴上的胡子一撅一撅的,颤抖着声音问道:“公子,哦,不是,先生当真能治得这‘肠痈’之症?”

????柳飞淡淡的点了点头,道:“还烦请王先生给准备一间静室、一缸清水、缝衣所用针一枚、现杀羊肠一副洗净备用另请准备最烈的酒水一坛,包扎、止血所用之物”

????“有、有、全都有,即刻便可备得”王郎中不迭声的回道当下着人将吴二兄长抬了进去,于所收拾好的静室安置,按照柳飞要求仰躺于两张矮几之上所需之物已是全部准备齐全,一同放了进去

????柳飞用烈酒将手洗了,迈步往里行去,却被王郎中扯住,柳飞诧异的望向他,王郎中老脸通红,嗫嘘道:“先生……先生可容……小老儿……同进……一观否?”

????柳飞一愣,道:“那有什么,老先生尽可一同前往便是”王郎中大喜,疾退一步,长身作揖:“谢恩师,请恩师先行”

????“呃”,这是搞的哪一出?柳飞愕然却不知在这个时代,一些独到的绝艺都是密不示人的,只有经师父认可的亲传弟子才能学到像柳飞这样能治“肠痈”之症的手法,在当时可算是绝顶的技艺了,王郎中刚刚试探的问法,就是求师之意

????柳飞哪里知道这些,只觉得看就看呗,又不是什么怕人见的东西,浑然忘记在这个时代能治“肠痈”是个多么令人惊骇的事情

????此时见王郎中这么一副表情,心中一震,暗暗警惕,看来自己还是没有进入这个时代的角色啊,以后一定要注意咯

????当下对王郎中正色道:“吾辈医者负救死扶伤之任,只有尽可能救治多的病患,方才不负‘医德’二字倘若每个郎中都将自己的手艺密不示人,那以一人之力能救几人乎?只有相互交流,彼此探讨,方可使医术精进只有使多的人掌握活人之技,才能为多的百姓解除疾病痛苦故汝不必如此,而以晚辈之幼龄,而为前辈之师,岂有是理乎?此言不必再提”

????王郎中一再恳求,柳飞只是不允王郎中无奈,只得罢了“恩师”的称呼,却是依然自持弟子礼柳飞无法,也只得随他

????虽然阑尾手术对柳飞来说是个小手术,但也需要稳妥的准备毕竟是第一次给人实际操作王郎中本名王洪,字长流虽家学渊源,但于此刻也是半点插不上手,只觉的柳飞种种准备,莫明其妙,只得在旁细细观看,暗暗记忆

????柳飞先用真气封住吴二兄长几条相关的神经,将器具用沸水滚过,又用烈酒侵,再用火烛燎过消毒将针弯曲,羊肠捻成细线,放置酒中侵待用

????脱去吴二兄长衣裤,背皮消毒,王洪在旁见柳飞竟将吴二兄长体毛刮去,惊的目瞪口呆,再看柳飞背皮完后,竟持刀在其腹下割开一个约两寸的口子,直接探刀进去割了一件物事出来,直吓的险险没有混了过去,手颤脚软的强自站着,死死的盯着柳飞的动作

????却见柳飞割完那物事后,直接取过针,将羊肠线穿上,竟像缝衣般开始缝合刀口,片刻那两寸长的刀口便从里到外缝好,此时王洪脑中已是如同开音乐会般,罄儿、钵儿的响成一团,身形摇摇欲坠

????若不是对学医的执念早已渗入骨髓,怕早就昏厥了事了,哪里还能一直死死的定着心神看完

????柳飞自顾用烈酒将缝合好的伤口清洗消毒,包扎妥当,收回了那缕封住神经的真气,吴二兄长眉脸已是恢复平静,只是因前时疼痛将精神早已折腾干净,此时竟是已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柳飞将手洗净,转头看看王洪依然张大着嘴巴,呆呆愣愣的模样,不禁好笑,轻轻拍了拍他

????王洪全身一震,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兀自感觉心头砰砰直跳抬头望着柳飞,傻傻的道:“好了?”柳飞微笑着点点头“好了,咱们这便出去,等他醒过来再来看他,着人将这里清理一下,先莫要移动他,以防刀口迸裂炎”

????说罢,当先走了出去,王洪看了看病患,又看了看那团物事,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失魂落魄的站了起来,唇青脸白,踉踉跄跄的跟着走了出来

????外面吴二已经醒来多时,正在焦灼的走来走去,见到二人出来,慌忙奔过来,却又陡地站住,颤抖着嘴唇看着柳飞

????柳飞冲他温和的笑笑,道:“一切顺利,这几日让你兄长先住在这里,他暂时不便移动,且今日不可入食你回去且煮些粥来,明日起三日内只能吃粥,三日后方可正常进食”

????吴二两眼泪水夺眶而出,扑通跪下,大哭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多谢先生救命之恩”,柳飞将他扶起,“好了,莫要再跪了,且去看看你家兄长”,又转头向王洪说道:“吴二兄长暂时不能移动,这几日怕是要暂住于此,还望老先生能于允准”

????王洪此时已经稍稍回过神来,见问连连说道:“无妨,无妨但住无妨”,吴二又谢过王洪,直奔去看自己兄长去了

????见吴二已去,王洪躬身肃手向柳飞道:“先生神技,神乎其神烦先生稍劳玉趾,移步内堂叙话,洪有些问题欲向先生求教,望先生不弃洪卑鄙,解洪之惑也”,说完深施一礼

????柳飞赶紧扶起,想着自己来寻药铺的初衷,便点头道:“老先生言重了,但有所问,敢不尽言且飞亦有事烦请长者帮助呢”当下,两人至内堂落座

????王洪先请教了柳飞姓名,柳飞说了,又给自己取了个“云逸”的字便就着王洪于刚刚手术的种种问题逐一做了解答

????一番话下来,让王洪大为叹服,惊为天人柳飞谎称自己本为北海人氏,祖上为躲秦末暴政,避入深山隐居,现家人俱以离世,自己一直隐于山中读,前几日刚刚出来,欲要游历一番,行至东莱,因缺少盘缠,欲要转让两支山参换取些钱物

????当下将两支山参取出,王洪一见大惊,说这两支山参已颇具时候,每支都值万钱之数柳飞便要将山参与王洪换钱,王洪死活不接,只说柳飞若要用钱,不论多少,但凭所取,只是央求柳飞能在此多住些日子,以便就教

????柳飞执意不允,最后王洪只得收下,却言柳飞换得两万钱,终有用完之日,不若就以此银入伙王洪家的药铺――回春堂,按两成收益,按时结给柳飞,这样日后自是不必再为银钱烦恼柳飞也觉有理,便答应了下来

????王洪随即着人在后院为柳飞收拾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又从柜上取了些散碎银钱以便柳飞支用柳飞也算是在汉末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了又着人安排沐浴,打下人给柳飞买回若干衣物以便换洗当晚,柳飞沐浴衣后,与王洪共行酒宴,热闹不再细表

????及至当日戊时,吴二兄长吴大便已醒来,得知自己由生至死,又由死至生的过程嗟嘘不已,这边唤过兄弟来,兄弟约定,要以死命报柳飞不提

????却是因吴大死而复生之事瞬时哄传开来,不仅东莱,还在北海等地广为传开随着人的流动,慢慢的甚至附近几州也间或能听到这种传闻

????自此,柳飞人还未正式踏入这个时代,但名却已是闻达于世了他再想置身事外,冷眼旁观,却不知多了多少无谓的波折,而因着这些波折却又让他得到诸多的感情负累,却真真是“一饮一啄莫不天定”了
本章标题:正文 第五章:名传
本章地址:http://www.xs120.net/sanguoshenyinji/6.html
上一篇:正文 第四章 入世 ??返回本书目录?? 下一篇: 正文 第六章:名将

快速浏览提示:读者通过键盘左键"←"可转到上一页,右键"→"可转到下一页,回车可返回本书目录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